太湖记忆

太湖记忆 题记: 无锡有情,翰墨可鉴。——作者 我到无锡,正值春深夏浅时候,草长莺飞依旧。到得太湖之滨的鼋头渚,面对万顷太湖,波光粼粼,帆影点点,山陶水冶,烟濡云染,人的心境自然是清彻的。
一块巨石上刻“鼋头渚”三字,系秦敦世之手笔。背面刻有“鼋头春涛”四字,是清末唐驼的笔迹,字多阳刚之美,阴刻涂朱,更使这块巨石平添了许多气势。
不远处,太湖边还有“包孕吴越”大型石刻,记不得是谁的手笔。我特别欣赏此四字对太湖的准确评价,好像一个很雅的谜语一般,“包孕吴越”是谜面,谜底当然只能是“太湖”了。
又到蠡园,相传越国大夫范蠡功成身退,偕西施泛舟湖上。又听说彭德怀曾短暂驻闲于此。从范蠡想到彭总,蓦然间一种历史的苍凉拂面而来,心灵顿时为之摇撼。从古到今,为什么自然界的名园常常与政治舞台上的大喜大悲的故事联系在一起?
蠡园有千步长廊,曲岸枕水,壁上嵌有苏轼、米芾、王阳明书法砖刻。苏东坡的书法,开创了“尚意”的书风,“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乎烦推求”(苏轼诗),正是其艺术主张。他的书法既是书家之书,又是诗人之书。米南宫为人颠狂,在书法风格上有很高的创造成就。其子米友仁追随乃父,亦有建树,号为“小米”。王阳明是哲学家,多有哲理覃思,其书以严谨见长。
    A+
发布日期:2020-07-27 14:51  所属分类: 现代诗   作者:诗歌大全   热度:188℃